浏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今天要穿校服

[ 2020-11-26 22:46:41 | 作者: wrrx ]
今天幼儿园要求穿校服,于是乎小娃就穿上了校服,放学时拿了一副作品,看样子是粘了一个火鸡。

开始至今

[ 2020-11-13 14:21:33 | 作者: wrrx ]
经历了疫情一战,小然然也快乐的在家里玩了半年多了,终于在9月份开了学。
虽然是只上了一个月不到就休息十一八点,对于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讲,其实我觉得上不上学倒没有太大关系,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玩,及玩什么游戏项目而已。

刚开学时,送她去幼儿园,每次必是一送进大门就开始哭鼻子,直接交给老师后转身就走,倒也就没事了。最近则神奇了,直接送进大门也不用抱了,自己直接蹦跳着就进幼儿园找老师去了,娃子是长大了。

每天接她时,看到小朋友们一起排队出来,听着一群小朋友象小鸟一样的嘴里叫着爸爸妈妈的,挺有意思。小然然则一看到我来了,就头动尾巴摇的样子,欢快的不得了。接出来,咯咯的乐着一蹦一跳的就跟着我走了。省了了不少。

在家里,照例是天天弄的一地的玩具。不过在她妈的逼迫下,不得不开始学斑马英语和其他的课程,倒是学了一些英语和文字。去试听了一节绘画课,好象就那么回事。又去试听了一节舞蹈课,
...

阅读全文…

记海洋的半个残疾生活

[ 2020-11-12 22:13:10 | 作者: wrrx ]
打从十一时候受伤,海洋已经快半残疾了一个半月。

此事说来有点意思。本来是上顺义跟王二大夫一起到一个院子玩,让孩子们快乐快乐。我们早到,就先到边上的一个湿地公园转转,也没什么玩的,毕竟气候已经转冷,湿地公园人还挺多。在一个大观景台上,海洋看了看景色,转身带小然然下梯子,嘴上讲,这个地方没什么意思。刚说完,就哎呀一声,扭了右脚了。她姐讲,这是直接得罪了土地公了,现世报的样子。在外面真不能乱讲话。

养了几天,十一过后要上班了,坚持了一天就不行了。请一周假休息。

然后假休完了,走路依然费劲。找朋友给他找来绑带和拐,她不用拐,嫌丢人。于是就每天接送,或者到地铁口接送,这期间还有小娃要上幼儿园,反正天天早晚不得闲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海洋的脚略微恢复了一点。但伤筋动骨100天,离完全好还早,加上以前不注意运动,脚软啊。天天只能热水泡泡,喷喷药,走起路来一拐一拐,受罪了。
...

阅读全文…

今年的草原之行

[ 2020-09-21 13:17:06 | 作者: wrrx ]




今年的草原之行有点晚,又是疫情,又是下花园操心的收房。

但还是成行了。周五晚上出发,接上海洋,接上小屁孩,跟孙磊一家一起出发,驱车到七点半,终于到了第一站,下花园。照例在大年饺子吃鱼香肉丝当晚饭。后到新房居住,张家口的秋天比北京还是要冷一些。

一夜无话,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继续出发,冲向太仆寺。来了好多回了,基本上都了解各个线路了。小娃和海洋看到草原,心情还是放飞了一下,毕竟这里天广人少,给人的感觉还是城市无法替代的。

深秋之时,草原有其成熟之美,比如看到土豆地的收获,看到田里收割完的麦秸,看到泛金黄的大片草场,看到满山的肥美的牛羊马。这是草原美好的季节,也是正好欣赏的时刻。太阳不强,风不大,温度不低不高,天清云淡,舒适异常。加之绝对值的人口密度稀少,身心都感觉十分舒服,完全对的起那么远的路程的辛苦。
...

阅读全文…

一晃就是三个月啊

[ 2020-03-15 18:14:16 | 作者: wrrx ]
打从春节前开始,一场非冠让整个幼儿园都停摆了,小然然的预防针也停了,上学也停了,一切都停了,就在家里天天的玩了,她还算高兴,苦了她姥姥了。

因疫情的原因实施的隔离措施,也令人哪也去不了,然然妈就会买来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作各种好吃的,带领着小然然成天傻吃傻喝。

前段时间终于开工了,娃她妈第一天去公司,就被一个发烧的同事吓个半死,回来生怕传染小娃,其实是虚惊一场。其实也没事,娘儿两都有保险,我心里很安定,有200万托着,怕个毛啊。

三岁的然然,一切都突飞猛进,思维和语言都经常出其不意的吓到我们。没事更是会秀一场自我领悟的舞蹈,有模有样,令人感觉神奇。

估计也快开学了,这回如何安排小娃上学放学,和家里照顾老父亲的事情,好象有点麻烦。得好好安排安排计划计划了。

记录最近的点滴

[ 2019-11-19 23:39:34 | 作者: wrrx ]
有在FACEMAN逛街的小样,
有妈妈和大姨年轻时的比较,
有自己得瑟当公主的样子,
有在农村院里疯的时候,
有在奶奶家三世同堂的吃饭,
有和川哥调皮的合影。

然然的侧面正像

[ 2019-11-19 00:22:21 | 作者: wrrx ]

幼儿园的万圣节

[ 2019-11-06 23:31:40 | 作者: wrrx ]
老师们很能折腾,当然也很累,给小孩子们创造出了一个美好的节日气氛。
小然然戴着一个高高的帽子,虽然我不在学校里当场看到,也能想象出她当时多么得意,显的多么好笑。哈哈哈